法國新任文化部部長福樂爾·佩爾蘭
  8月26日,根據總理瓦爾斯的提議,法國總統奧朗德任命新一屆內閣成員,新內閣由16名部長和17名國務秘書組成。16名部長中,男女部長各占一半。其中,新任文化部部長福樂爾·佩爾蘭因一張亞洲面孔而格外引人註目,她也是首位進入法國內閣的亞裔人。
  本報見習記者 王曉瑩 編譯
  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
  佩爾蘭1973年出生於韓國首爾,現年41歲的她已經是第三次在法國社會黨政府中擔任重要職務,被法國世界報譽為“冉冉升起的政壇新星”。
  她是典型的“學而優則仕”。在校時成績優異,年僅21歲就從法國著名精英大學——高等經濟商業學院畢業,後進入巴黎政治學院和法國國家行政學院學習。後兩所大學堪稱“法國政治家的搖籃”,擁有這樣的學歷背景,佩爾蘭畢業後從政自然是順理成章的事情。
  2002年,佩爾蘭在大選時加入法國社會黨,從此正式步入政壇。2012年法國總統選舉期間,她作為奧德朗競選團隊成員,負責數字經濟事務,為奧德朗的當選立下了汗馬功勞。因此內閣成立後,佩爾蘭擔任國務秘書也在意料之中,主要負責中小企業、創新及數字化經濟。
  即使在時尚方面,佩爾蘭也時刻不忘自己當時主管中小企業和創新的本行。優雅、苗條、有女人味兒,同時還兼具法國政客的魅力——佩爾蘭黑髮朱唇搭配優雅套裝和彩裙的形象,儼然已經成為她的標誌。她註重細節,一度因一條膝蓋以上的短裙成為愛麗舍宮的話題,更曾身著法國設計師亞歷山大·福提設計的禮服登上法國版ELLE雜誌封面。在雜誌的專訪中她還提到:“在商務旅行中,我經常會變換服裝,我希望幫助小企業和新的設計師。”
  因為公事才回韓國
  2014年4月,佩爾蘭出任法國對外貿易與旅游業國務秘書,如今又成為法國首位亞裔內閣部長,佩爾蘭明白,自己已成為亞洲群體的象徵。雖然她一開始感到有些尷尬,但隨後補充道:“亞裔群體感到他們在政府中有了自己的地位,對此十分高興,所以我也覺得這是件好事。”
  佩爾蘭生於韓國,原名金鐘淑,但出生三四天后就被遺棄在首爾街頭,不得不送往孤兒院。6個月大時,一個法國家庭收養了她,並給她起了一個動聽的法國名字:Fleur(法語意為:花)。養父喬·佩爾蘭是一名核科學家,這樣的家庭為她的成長營造了和諧溫馨的環境。
  雖然從小在西方教育中長大,但佩爾蘭骨子裡早已打上了法國人的烙印。她從沒想過回到韓國,也沒有考慮過尋找自己的親生父母。在接受一次韓國媒體採訪時,她說:“雖然我的外貌是東方人,但我的思考和行為方式都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法國人。”直到2013年3月23日,佩爾蘭才第一次到訪韓國,主要目的也是促進法韓兩國之間的海外投資與數字技術發展,並不是尋根認親。
  “我來到韓國的時候,人們像歡迎搖滾明星一樣歡迎我,這種感覺怪極了。”佩爾蘭在談到她的第一次訪韓經歷時睜大了眼睛。在韓國的五天中,她走訪了三星電子和韓國現代集團,體驗了韓國先進的電子網絡服務,充分履行了自己身為創新和數字化經濟部長代表的職責。
  “帶刺的玫瑰”
  法國是歐洲收養韓國孤兒最多的國家,但佩爾蘭卻是唯一一位能在法國政府中擔任高級職位的韓裔。她性格堅強,法國媒體將其譽為“帶刺的玫瑰”。這位女內閣部長的成功正是源於她能咬緊牙關努力奮鬥,“儘管我有細長的眼睛,長著典型的東方人面孔,但我的能力不比誰差。”
  然而,並不是所有被國外家庭收養的韓國孤兒都可以有佩爾蘭這樣的成就。實際上他們反而因為自己的身份更容易遭遇失敗。蘇珊·布林克是一名韓國孤兒,被瑞典家庭收養,在根據她的真實生活改編的電影《蘇珊·布林克的阿裡郎》中,她的弟弟對她並不友好:“我不想和這個人住在一起!”還有一些被歐洲家庭收養的韓國孤兒無法適應新的國家,有的甚至自殺,放棄了自己的生命。因此,在這片陌生的土地上,曾經的韓國棄嬰遠離故鄉,即使他們做不到像佩爾蘭一樣成功,只要能夠過上正常的生活,也就足夠了。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(編輯:SN028)
創作者介紹

Triple

drrxxou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